'做爱做的事(2)'

渐渐地,两个手指的插入他也能够适应了,并且,从他的表情上看来,似乎已经享受起这种礼遇来。我得意地把我已经灼热的弟弟,试探性地进了一点,他咧嘴喊痛,但我没有停下来,再进去了一点,他用力地想把我推开,但我已经一下子用力全部插了进去,他啊地一声喊出声来。我整根没入之后,静止下来。为了给他一个适应的机会,我的弟弟虽然不是很粗壮,但也有十六厘米多。隔了一小会儿,我慢慢地抽动起来,他的菊花真的很紧,我只能慢慢地一步一步地来。终于在我的不懈努力之下,他的后门变得开放了,我能进出自如了,而他也变得亢奋起来,竟也迎合着我的抽插,眼神里闪烁着期待的光芒。我看着帅气阳光的他此刻就躺在我的身下,难捺一股冲动,拼命地插了起来,他的呻吟声一浪又一浪,让我再也控制不住气息,狂射在他的身体里。

我拥抱着他,再也没有力气动一下了。他也粗重地喘着气,脸色红润,仿佛是刚刚从天堂回到人间,嘴角有不经意察觉的笑意。

后来,那个晚上我们又做了三次,他都很配合,而且,很快就有了默契。最后一次,是他采用坐的方式,我平躺着看着我的弟弟在他的菊花里进进出出,那种情形,别提多销魂了。他也乐得在我的身上一上一下,用双手摸着自己的乳头,跟一开始判若两人。

那一夜,我实现了对他的征服,相当满足。而他也承认这个夜晚似乎比他以前的任何一次做爱都要爽上几倍,虽然他刚开始很恨我,恨不得一刀宰了我,但现在他已经觉得我给他开启了一片新的天地。他虽然一时还不是能完全接爱和男人做爱,但以后也许会再次尝试。听着他的告白,我笑了。

三、沉沦

第二天杨林很早就离开了,我起床之后发现他留了一张字条给我。上面只有一个号码,应该是他的手机号。我想,他这是要我和他保持联络的意思吧。想到这,我为我的计划成功并且完美到如此地步而庆幸不已。洗把脸,看了时间,也不早了,就赶紧回学校去上课。

中午就忍不住给杨林打了电话,电话里他的声音没有一点不快,欣然应约。我约好和他一起去吃肯德基,离我们学校最近的一家就在拐角边,生意很好,所以要早点去占位置。

由于不是周末,人还不是特别的多,我去之后很快就找到了一个两人的位置,坐下来等杨林来。不一

会儿,杨林就来了。穿着一身白色的运动装,真的是帅呆了。我招呼他过来坐,他看到了我,笑了笑。

不知是不是为了帮我省钱,他只要了两个奥尔良烤翅和一个中杯可乐。不过,他跟我一样,都喜欢奥

尔良烤翅。于是,我就一下子买了五对。看着他吃鸡翅,露出的洁白牙医,我就又想起昨天晚上在酒

店里和他的激情时刻,不由得有了反应。

他低着头吃着,并没有注意到我的神情有些异样。

看他并不多话,我犹豫了一下,最终还是对他说,昨天晚上其实挺后悔的,真不该那么做。虽然你说不恨我,但我还是有点怨自己,是不是有些太过份了。杨林一边听一边吃,好像没有什么反应。我感到很难堪,不知道还应该再说些什么。

当吃完第六只鸡翅的时候,他突然笑了笑说,真的好饱呀,从来没有一下子吃这么多的鸡翅。顿了顿,他接着说,其实真的没有什么,可能是我骨子里还是有这方面的基因吧。刚开始很反感,但最后还是可以接受的。今天一个上午我都在想这个事情,最终得出一个结论,就是我不介意和男人做爱,尤其是和你。因为,我觉得你很棒,他小声地在我耳边说着。

我几乎高兴得要蹦起来,可惜这是公众场合,要不然我一定会亲他个够。

忽然,我心生一计。对杨林说,这样一来我就放心了,既然你这么喜欢吃鸡翅,我再请你吃些新鲜的,要不要?

他瞪着我说,你要撑死我呀,我可不能再吃了。我刚才来的时候,已经吃了一点东西了的。再说,刚才的鸡翅哪里不新鲜?

我忍着笑,在他耳边说,是哥哥我的新鲜鸡翅呀,笨蛋。

他刚开始还是未懂,后来茅塞顿开,脸腾地红了。看着他可爱的样子,我恨不了当场就把他扒光,和他大战八百回合。

但光天化日之下,我们总不到“就地正法”。而最便捷的,也就只有肯德基的厕所了。不仅方便,而且还很干净。

说干就干,这家肯德基餐厅的卫生间很大,我们等了一会儿,就有了机会进了一间。在这狭小的空间里,我们都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,吻了起来。马上,我就感应到他下体的勃动。我一把抓住它的弟弟,施加压力,他不堪这刺激扭动着身体。但舌头仍是和我纠缠着,比昨夜更添了几份柔情。

我蹲下来,轻轻地脱下他的运动裤。里面是白色的短裤,已经被分泌的爱液润湿了一块,看来,他需要我帮他来泄泄火了。我隔着短裤用舌头一圈一圈地磨擦着这硕大的轮廓,只能感觉它在不断地壮大,像是一根台湾烤肠,让我垂涎欲滴。我忍不住了,一下子扒下他的短裤,一口含了上去。他轻轻地啊了一声,想必是实在控制不住了吧。在我吐吐吞吞中,他胯下的两个肉球也被我用双手温柔地揉捏着,我感觉到我的肉棍也已经涨得不像样子了。就停下来,让他帮我吹。

这是他第二次帮我吹,但已经明显有了进步。偶尔才会让牙齿不小心碰到我的弟弟,他总是略带愧疚地看着我,更加卖力地吸着吮着,忽而又整根没入,直插他的喉咙。看着我的弟弟在他的嘴里进进去去,我就强烈地想插他。

我示意他转过身去,他就靠在墙壁上,我用唾沫润滑他的菊花,然后不加思索地就直插进去。他痛并快乐着,而我只是想着插插插,不停地插下去。我又让他用手扶住门板,身子呈九十度,把整个菊花完整地呈现出来,我又一下子整根顶入,已经十分润滑的后门,在我一次又一次地冲击下,越发地畅通无阻。他也随着我的节奏附和着,并且自己打手枪。

这时,我们好像听见外面打扫卫生的人在擦地,在慌乱之中,我再也无法把持住精关,射在他的身体里。而他,随着我的喷射,也不能自己,把一波又一波的精液喷到了门板上。

我们轻声地收拾好,看好外面应该没有人的情况下,从隔间里出来了。

后来,我和杨林又有过几次的性爱经历,大体都是我狂插到一泄如注。我很满足于这种生活,但渐渐地是杨林开始无法满足我一个人的狂插,开始去认识其它的人,他开始通过网络认识了大量的男人,经常出去和他们鬼混。虽然我自己也不是什么好男人,但他以我有过之而无不及,夜夜笙歌,人也开始虚

弱起来。最后,有一次在外面和别人一夜情时,被公安局抓了起来。一纸通文弄到学校里,因此被开

除了。对于这种结果,我既后悔,又惋惜。我到现在都常常在想,如果当初不是我,也许杨林不会沉

沦到如此地步的。

不过,前不久我竟再一次有了杨林的消息。他现在在北京,有着还算体面的工作,并且已经结婚了。只不过,他还有一个固定的男性伙伴,也是他的老板。他是通过我的一个校友知道我的电子邮箱的,在信里面他不无怀念地说,虽然没有念完大学,但和我一起度过的半年时间,永远都不会后悔。看完这封信的时候,我哭了。

四、色诱

杨林被学校除名之后,我想了很多,曾经在一段时间内很是消沉,对做爱也失去了兴致。只是一个人选择去图书馆看看书,然后不经意间就会想起杨林在图书馆后楼梯被我偷窥的经历,以及后来和杨林之间的种种,不觉惘然。也许,我选择来图书馆,也是刻意为了想回忆起那段难忘的时光吧。

可我注定不是那种能耐得住寂寞的人,我又逐渐开始渴望和帅哥做爱,在夜里一个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。但我努力地克制着,我希望借这个机会改变自己的生活状态。

一天正在看书的时候,接到一个电话,是以前假期打工时的一个同事。他儿子在读初三了,功课不是特别地好,所以想让我帮忙补一补。我推却了一番,但他执意让我去,因为和他共事的时候,他就对我很欣赏,觉得我有才能。为了不让他失望,也为了让我业余时间有点事做,忘掉以前的事,我最终还是答应了。

初中的课程,对于我这个聪明人来说,还可以应付。所以,我在去他家的路上,并没有感到紧张。我这个旧同事的家离我们学校有一段距离,乘公交车去。在公交车上,有一个戴眼镜的小帅哥盯着我看,我望向他,他又把头转向窗外。如果换作以前,我可能会主动去和他搭讪。而现在,我不想再如此放荡形骸,还是老老实实地过日子吧。所以,我再也没有去注意他是不是在看我,到了该下车的一站,就急忙下了车。以免自己最后仍是克制不住自己,做出后悔的事来。

我先去水果便利店买了一些水果,就往刘哥住的小区走去。没想到,刘哥已经早到等候了。他埋怨我来了还买东西,我笑了笑说我这可是第一次登门呀。他接过水果,拉着我的手就往里走,是五幢405。这可是个豪华小区,虽然刘哥收入算不上很高,但刘哥可找了一个能干的老婆,经营一家服装店,收入颇丰,才能入住这个城市顶好的小区。

进了他的家门,那一刻,我才知道了什么才叫金碧辉煌,真的是耀眼,却缺乏家的感觉,很俗气。刘哥招呼我坐,说老婆去上海参加代理商活动去了,就他和儿子两个人在家。说完就喊了声“刘子寒,快点洗,客人来了!”

原来他的儿子叫刘子寒,这个名字还算好听。起码比这个家的装修要多上几份雅气,我心想,不知道人长得什么样子。不一会儿,穿着浴衣的刘子寒从卫生间里出来了,头发湿漉漉的,能感觉到身材不错,虽然才初三,但也应该有一米七三了。但没有看清楚脸,因为他正在用毛巾擦头发。他懒洋洋地说,催什么嘛,人家刚刚放学回来,想多泡一会儿嘛。说完抬起头,而我们目光相接的那一刻,都呆住了。

世间总是存在着巧合,而且这巧合,是命运安排的。我想,我是无法逃掉命运对我的“诅咒”的。这不,刘子寒,就是刚刚我在公交车上看到的那个阳光男孩。刚刚没有仔细看他,现在近距离观察,是个百分百的帅哥,虽然尚有几分稚气。残留在头发上的水珠,偶尔滴落在他白皙的脸庞上,真有点“大珠小珠落玉盘”之感。再加上他和我同样惊诧的表情,更让我本已心如止水的心又起了层层波澜。

“原来是你呀!”他还是忍不住叫了起来。刘哥说你们认识?我解释道是刚刚在公交车上有过一面之缘。刘哥说那好呀,说明你们还真的有缘份,我没找错人啊。他又对刘子寒说,这就是我跟你提过的方维老师,从今天开始就由他来指导你的学习了,你可得跟方老师好好学学。“那当然了,我一定会跟方老师好好学的,老爸,你就放一百个心吧!”他调皮地跟刘哥说,看来,平时的父子关系还是不错的。

火爆游戏火爆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