'做爱做的事'

      做爱做的事 

 

  作者:烈烈风中

 

广告词说得好,“我选择,我喜欢”,我想,像我们这样生活在社会不同层面的人,更是需要一种勇气,能够坚定自己的选择,做自己爱做的事。

我在大学时爱做的事,就是和男人做爱,和我喜欢的英俊的男人做爱。

只不过,这都是几年前的事情了,现在的我,已经开始选择退出那种狂乱的生活,开始喜欢一种淡定的生活。对于那些过往,记忆里无法全部将其抹起,偶尔在夜里或是落寞的时候,回味一下,也不失为一种异样的快乐。

(1)舍友

我们住在一个宿舍,是同班同学。

那是一个暑假,我们都留下来打工。他是为了在学校里准备考研,我是为了找乐子。

我在一家通讯公司找了一份策划宣传性质的工作,他在一家书店找了份相比来说比较轻闲的零工。我比较忙,早出晚归,需要出点子做文案,浪费脑细胞,对于我来说是个挑战。每天晚上回来的时候,他都已经在宿舍里一会儿了。

有一天,晚上,天气很热,没有风。我们坐在窗边聊天,不知为什么,就提到了做爱。对于他还是个处男,我倒并没有感到惊奇。让我下巴差点掉下来的是,他竟然不知道手淫为何物。我嘲笑他太纯洁了,开始吹嘘自己的性爱史,只不过是要费尽心思要把那些英俊的男人换成漂亮的女生。他听得呆了,眼珠子都要掉下来。

不知道当时我就为何那么大胆,会有向他下手的念头。我问他,要不要帮他打手枪。他顿了一下,点了点头。都说兔子不吃窝边草,我却有如此邪念向我的舍友下了手,而且是乐此不疲。我故做轻松地和他说着话,边用手温柔地帮他按摩着弟弟。他的弟弟真的是坚挺啊,虽然不是很粗壮,但在我使尽浑身解数之后,也是一柱擎天,灼热得像一个火棍,几近烫手。龟头相当粉嫩,我恨不得一口含上去。

我也兴奋到不行,但不敢这么快也让他帮我灭火。我继续坦然地帮他上下抚摸着已经硬得像石头的弟弟,突然之间他就抑制不住地呻吟一声,射了出来。上帝,真的是处男之精啊。我们在上铺,他差一点喷到天花板上去。一波又一波,我的手就像抹了一大堆的洗手液一样,滑滑的,粘粘的。

就这样一发不可收拾,在那一个暑假,我们由我帮他打手枪,到他也帮我打,以致到最后我们互相69,互相抽插,无比淫荡。经常一个夜晚,做两到三次。

感觉最强烈的一次是那个月色很美的晚上,我们已经彼此相当熟练,他不再是当初那个无知的男生了。他已经可以无比娴熟地含着我的弟弟,吞吞吐吐。用牙齿轻轻地咬着我的乳头,让禁不住放声呻吟。而我也不甘示弱,使尽绝招,把他的弟弟三下五除二就弄出一堆精华。接着我就在他的菊花抹了些口水润滑,用手指轻轻地插着,他忘情地哼着。我抬起他的双腿,站在下铺地床边,慢慢地进入,一点点探索,终于整根没入。他深深地呼了一口气,全手抓着我的屁股,示意我插他。我听话地一下一下地让他的菊花由抗拒到接纳,任由我进进去去。他也在我的抽插下,紧闭双眼,沉淫其中。累了,我就停下来,换个姿式。让他翻过身来,来个狗爬式。这是当时我比较喜欢的一种姿式,我一边插它,一边用手捏他的乳头,他禁不起这刺激,哼出声来,而这只能让我更卖力地插他。终于,在一阵狂插之后我射得一塌糊涂。我像虚脱了一样,趴在他的身上,亲吻着。只一会儿,就换他来插我了。他比我有过之而无不及,插得昏天暗地,射了我一身算是结束。最后,他又帮我打手枪,花了十几分钟,我那一道浓厚的精液划出一道光亮的弧线,落在他的身上,算是完美的终结。

后来,开学了,不能随便做爱做的事了。我们都感觉很无聊,有一天,趁着大家都去上晚自修了。我们把房间的灯关了,从里面锁上门,就在黑暗里亲吻起来。这种偷情的感觉还真的是刺激,我从来没有尝试过。但刚刚开始,就听到有脚步声。我们马上停下来,回到各自的床上装睡觉。过了一会儿,没有动静,猜想不是我们宿舍的人。但怕万一被人发现不好,我们决定到厕所里去做爱。我们激动得差点连走路都不会了。

当时,我们住在八楼,是厕所是小隔间的,关起门来外边的人是看不到的。我们走到最里面的一间,空间的压迫和光线的明亮更增添了我们的热情。我们舌头纠缠在一起,就像两条发情的蛇一样纽结在一起。一会儿,他蹲下来,用嘴含住我的鸡鸡,温热的口腔一下子包围住我颤抖的鸡鸡,这种感觉虽然不是第一次,但这样强烈的,却是第一次。他用功地吸着,我抓住他的头,轻轻地顶着。闭上眼,好像身处在一个温暖的世界里。这时,却听到有人来上大号,而且似乎就在隔壁。我们都摒住呼息,不感出声,又不想停下来,足足有十分钟,那个人才离开。当时我们两个互相看着,有些紧张怕被发现,又想笑,在不经意间我就一泄如注。那些精华,都射到了墙壁上,顺着洁白的瓷砖,向下流着流着。

(2)胁迫

我的舍友最终根底里还是个直人,只不过是因为我的启蒙才能容忍和我一起疯。他说过,对于其它的男人,即使比我还英俊,也不会有任何的反应的。只有在看到我的时候,才会下体变硬,无法自拔。后来,他也处了一个女朋友,我们的激情关系也就告一做段落了。

这么好的做爱伙伴离开了,很是伤感了一阵,他算是和我保持这种亲密关系比较长的一个了,所以有点不舍。在校园里游荡,很是无趣。看着一些青春而帅气的身影,我总是想起和他一起在床上疯狂做爱的情景,不算念旧的我还是逃不开日久生情的规则。

幸好,没过多久,我就有了新的目标。

他是读文科,低我一年级的小帅哥。个头跟我差不多,一米七六,喜欢踢足球,所以有着运动员一样的身材。我也是偶然在文学院散步的时候,发现他的。他当时正在球场上奔跑,夕阳映在他的身上,显得如此醉人。我当时就不肯再走下去,站在球场旁看着他象一匹野马一样奔来奔去,我的弟弟就不由自觉地硬得要把牛仔裤顶破了。

可惜,他不能每天都在球场上踢球。但我相信,夏天的每一个晚上他都会冲凉,这样的好机会,我又岂能错过。所以,我利用我广泛的人际关系,很快就了解到他是何许人也,住在哪一个房间。那一段时间,我总是像一个跟屁虫一样,跟着他。只要我的时间表允许,他去哪里,我就跟着去哪里,不知不觉间竟也锻炼了我的跟踪能力,这在后来对我也很受益。

终于,还没有碰到偷窥到他洗澡的机会,我却有了更让我流鼻血的意外收获。

那一天,天色已晚了,他还坐在教室里上自习。我也就跟着在教室里装认真,当然,是在一个小角落里。终于,大家都去吃晚饭之后,教室里只剩下了几个人。期间,他拿出手机看了一下,好像是收到短信息,然后又在回复。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人约了他,所以他还没有去吃饭。

不一会儿,他一个人走了出去,书包什么都没有拿。我马上跟了出去,隔着它一段距离。

他往学校图书馆那里走去,图书馆在学校的东南角,比较偏,由于是吃饭时间,人很少。他现在去那里干什么呢?我感到疑惑的同时,隐隐有兴奋之感,似乎预感到会有什么事情发生。

果然,他朝图书馆的后楼梯走去,那是一段已经废弃了的楼梯,极少有人去那里。他往上走,我不敢马上跟上去,在下面等了一会儿。几分钟后,我蹑着脚走上去,走到四楼的时候,我听到了一点声音。我偷偷向上看,原来,他正在从背后插着一个女生,那个女生的脸我看不到,但能听到他的声音。他的裤子半脱着,屁股浑圆而挺,像两个白馒头。这情景让我的弟弟一下子硬了起来,这个机会,真的是太难得了。我马上拿出手机,把他们做爱的情景拍了下来,尽管很模糊,但也算能看出个大概。而他们两人还完全沉浸在激情之中,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在旁边偷看的我。

我在后面慢慢地掏出我的弟弟,一下一下地揉搓着,可能是太刺激了太期待了,没几下就射了出来,喷到了布满灰尘的地上。而此刻,我也听到他一声闷哼,应该也是射了。我马上轻轻地收拾好衣服,小心地走下去。

那天晚上,我又打了一次手枪。兴奋得连觉都睡不着,因为我知道,明天,这个小帅哥就会属于我了。

第二天,我没有跟踪他,而是找个机会走到他面前,很友好地跟他打了招呼。当然,他很惊讶。但我在他耳边没说几句话,他的脸就变得又白又红。我想,不用我说,大家也知道我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吧。而且,我还告诉他,我的手机里还存着证据呢。

不过,我要他放心,我不会要他的钱,我只想要他的人。就是要他在当天晚上陪我一夜,那一夜,他是我的奴隶。

他木然地听着我的话,傻瓜似地呆在那里。时间仿佛停滞了,但我相信他最终会答应我的。毕竟,大多数人都会做出这样的选择。所以,我如愿以偿了,在他经过二十五分钟零十九秒的考虑之后。

我们出去包了一个房间,是我出的钱。如果再要他出钱,我是不是就太欺负人了。反正,我也不缺钱花,打工赚的钱还有很多剩余。这是离学校较远的一家三星级宾馆,碰到熟人的机会应该不大。他像个木偶一样跟在我的后面,英俊的脸上满是愁云。

房间在十二层,窗户很多,可以清楚地看到整个城市的夜景。我想,在窗边把我的弟弟插到他的后门,一定爽快至极。所以,在关上门之后,我就迫不及待的把他按到了床上,扒光了他的衣服。当然,我并不会太粗暴。激情难耐时,什么廉耻什么愧疚都抛到了九宵云外,此刻,我要做的只是想尽情地占有他。

他真的很听话,也许是根本就无法面对这样的现实。他的身材真的一级棒,当我用舌含着他的小乳头轻轻地撕咬的时候,他还是忍不住呻吟起来。也许,这样的经历这样的感受对于他来说,也是难以控制的吧。我在他毫无准备的情况下,一口含住他的弟弟。口感很好,很匀称,大度大约有十六厘米。我一点一点地吞噬着,他的脸也由面无表情到开始渐入佳境,毕竟,能够敌得住我的口功的实在太少。

他的弟弟又涨大了一些,粉嫩的龟头我真的想永远地把它融在嘴里。但他还是不听话的,就一下子喷出了精华,不腥,反而有甜味。我把它们吐在手里,一点一点地涂在他的肛门上。手指借着这还温热的液体一下一下地往里面进入,很紧,这更激起了我的探索欲。我放进了两根手指,他觉得痛,所以叫了一声,我停了下来。亲吻他的双唇,很软。就在我的舌头进入他的口腔的时候,我差一点忍不住就射了出来,这种感觉太美好了。

火爆游戏火爆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