'熟女系列之性路(4)'

  九月份中旬的一天(具体日期我记不清了),我坐在从北京回家的航班上,

一路上一边和随行的同事开着玩笑,一边想着如何给妻子一个小小的惊喜:就在

动身回家的前一天夜里,妻子在电话里问我的归期,我装着无奈的对她说可能还

要3、4天才能回家,所以妻子绝对不会想到我今天回家。

  想起出差时妻子每天电话里的爱意和关心,我心里一阵温暖。

  单位里的车把我从机场送到家门口就离去了,我回家一看,家里冷冷清清的

没有一个人,我看了看时间:晚上八点,还早,于是我设想了所有的可能:她在

娘家;要么在单位加班;或者和朋友出去玩了;或者……突然一个可怕的念头出

现在脑海里……

  ……

  我摇了摇头,把这种猜疑甩了出去,妻子身边向来都不乏追艳一族,要出轨

也不会等到现在,何况妻子是那么的贤淑可爱,平时待人接物都落落大方,根本

就不存在这种可能。

  猜疑往往会毁了一个幸福的家庭,更何况曾相约白头偕老,我心中暗暗自

警。心里重新赋予妻子信任后,还是想给她一个惊喜,所以并没有打电话催她回

家,也没有开灯,而是走进书房躺在摇椅上闭目养神。

  时间好象过去了好久,还没见老婆回家,我急了,可一看时间我又不禁哑然

失笑:才过了半个小时,看来等人的时间确实难熬。

  我也不躺了,站起身走到窗前看楼下的情形,盼望看到妻子那迷人的身影,

想着、盼着……一股久违的激情油然升起,仿佛我又穿越时空,回到了当初热恋

时分。

  在遐想中十多分钟很快过去了,还是没看见老婆出现在小区道路拐角,倒是

让我注意起楼下一位和我年龄相仿的年轻人,他站在不远的暗处好象在等人。

  闲得无聊,我开始兴致勃勃的观察起来。

  是谁呢……看不清楚。

  帅哥……还是丑汉……无法预料。

  ……

  不过我敢肯定两点:

  一、他在等人。

  二、我回来时绝对没看见他。

                (四)

  正在无聊的琢磨他时,我看到他从暗处走了出来,好象是他迎向什么人,借

助路灯的光线,我舒了口气,终于看见他的面目,原来是我的一个死党,他老婆

还是我老婆的好友呢。

  这家伙就喜欢到处拈花惹草,这习惯结婚后也没改变,其实他老婆相貌也不

错,虽然没有我妻子漂亮,也是中上之姿,身材也不错,凹凸分明。

  我暗笑,心想这家伙老婆怀着孩子,八成是精力无处发泄,自己跑出来在外

火爆游戏火爆游戏